在每一个太太不产粮的日子里,我只好自产粮食喂饱自己。

一个最易暴怒的人其实拥有一颗最柔软的心

她是一个简单的人,她的话语直白,她的脾气执拗,她的爱恨毫无掩饰。

所以她是一个内心孤独的人。

 

她爱上了一个不能够爱的人,她爱慕她的善良,她眷恋她的美好,她沉溺于她的宠溺。

她陷入了矛盾,她想要改变爱人,哦不,准确的说是让爱人朝她的梦想靠近。

她不遗余力地唤醒爱人的梦想,对未来的热望,她觉得自己是最伟大的爱人。

却忘记了问爱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一次又一次地争吵,她真的不是什么暴躁之人,只是种种的价值观的冲突,让两个人撕扯地两败俱伤。

而她每每那样撕心裂肺地痛,暴躁地胡言乱语之后,便是马上的清醒与理智,求爱人的言归于好。

但是,爱人犹豫了。她说,你总是在暴怒后就会恢复原状,我不行,我需要时间疗伤。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真的就是这样互相伤害么?

她反复地否定自我,反复地怀疑爱人。

那时候她以为她是最理解爱情的意义的。

后来才明白,她们都是最冷眼观世界的人啊,她们一方面被世界所压抑,一方面却想要追寻自由。

她追寻空悟,她追寻放逐的自由。

明明是一样的追寻不是吗?

明明是最适合对方的彼此不是吗?

她愿意给她生命里的所有时间来思考她是否值得为她。

她愿意纠葛一生。

她愿意改变暴怒的自己,

她愿意改变自己。

她愿意。

 


 
评论
© 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