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太太不产粮的日子里,我只好自产粮食喂饱自己。

[靖苏武侠]翻云覆雨立乾坤 第五章

 我想写宗主恢复武功哇咔咔~

 我想写宗主和景琰一起仗剑走天涯~

 此章只有过渡~

 想看宗主如何撩景琰~


第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所谓英雄和风流人物,也不过是人生百年,可这梁州萧府的掌门萧选怕是不能风光百年了,江湖虽然是认成败的江湖,当然也是侠义江湖。这十二年年来,江湖人人都知道那梁州萧府为报杀兄之仇,灭了魔教满门,自那日寿宴之后,人人又都知道了这似乎都另有隐情。开始揣测所谓真相,最为令人信服的一种是萧选早已觊觎武林盟主之位,便联合那日月神教设计宁林山庄,后又剿灭日月神教,但是人人都在问,宁林山庄的玄铁重剑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败在日月神教的天魔琴下?这真相还不够火候,但是那梁州萧府的正义之位怕是松动了不少。


此刻,廊州江左盟庭院。那梅宗主坐在轮椅上,一手托着不知是什么书,一手搭在腿上的薄毯上。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庭院中练剑的飞流,飞流提着剑上下翻飞,只见他一个飞身,长剑在空中一播,便将那树上的桂花凝聚在剑气上往那湖铺盖上去,一瞬,皆是桂花甜腻的香气。那少年便停下来,将剑背在身后,有点委屈地喊了,“苏哥哥。”


梅宗主摸了摸飞流的头发,道:“飞流把这桃花流水已经练得很好了,但是,桃花流水讲究的是柔,而非硬,所以飞流挥剑的时候,要控制力道,用四分力即可,以最少地耗费发挥极致的效果”


飞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便提剑再去来了几个“桃花流水”。刚巧这没正经的蔺少阁主来了,拿着扇子正要上去比划,便被梅宗主用暗爪拎住了后领。


蔺少阁主不以为意,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捏着扇子似有气恼。“长苏啊,我给你设计暗爪不是让你来对付我的。说吧,你怎么就知道他梁州萧府一定是派萧景琰来应战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其他人来,那天魔琴以邪压正、以邪压邪,宫羽自是没问题,但若是景琰来了,他的正是十成十的,宫羽是敌不过的。”


“那你让飞流练这全真剑法就能赢了不成?那萧景琰从小跟你一起练这全真剑法,这破解之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吧。”


“我没有想用剑术占上风,我只是想动景琰的恻隐之心罢了。”说着竟然就操起了手中的书往蔺少阁主面门攻去,蔺少阁主虽然没有想到来这么一出,身体本能反应拿了扇子做一个格挡,自然就站起来和梅宗主用扇子和书本你来我往,那梅宗主虽然驱动轮椅行动自如,但蔺少阁主自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加快了脚上的步子,那世人皆知不良于行的梅宗主竟然站起身来,虽不如蔺少阁主步履生风,但是那步伐自是稳重而敏捷,两人大概来来回回了五十招,梅宗主终是有些体力不支,被蔺少阁主扣住书本,扶回了轮椅。


“长苏啊,你也别太着急。虽然手筋脚筋已经接回来了,但是你当初那催心掌也不是白挨的,这恢复和修养内力得靠时间。”说着便抬起一只梅宗主的手腕开始诊脉,“这内伤也算是恢复地差不多了,怪不得今天打得我都有些乏了。但是长苏,你这血脉浮动,可是患了什么相思之疾?”说完,便赶紧跳开,离梅宗主至少三尺之远。


咱们梅宗主似乎没怎么生气,只是从轮椅后拿了柄剑,正是君子剑,喝道:“飞流,接着。”那柄剑可是堪堪从蔺少阁主的耳际飞过去落到了那少年的手中,就是那蔺少阁主也是一时有些惊诧,随后便是又不正经地坐到那石凳上,摇着扇子,自负道:“我也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医啊!”


“也不知道哪个庸医治个内伤花了十年。”梅宗主淡淡地开口。


“你大爷的!你中的可是催心掌,我是起死回生!你不夸我妙手回春也就罢了,竟然——”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苹果堵住了嘴。只看见飞流提着剑在旁边,说,“苏哥哥,吵!”


倒是黎纲左护法有眼力劲儿,道:“宗主,接到线报,确实是萧三少主来应战,而且,萧三少主已经从梁州出发了。”


“他带了些什么人?”


“蒙护法和一些精锐手下。”


“行,一路上照看着些。”


昨日,萧府内。


“爹。”萧景琰一身玄色劲装请了个安。


“景琰啊,这次战帖就交给你了,这事关萧府的名声,只许胜不许败。”萧选坐在太师椅上,手捧清茶,面色严峻。


“是啊,景琰,看你平日里都在九安山上练武,这下是展示你好武功的时候了。”萧景宣平日里本来就看不惯萧景琰的落拓,这可不得怪声怪气的。


“爹,你也知道孩儿不问武林世事已久,但孩儿只有一事相问,江湖上的传言都是真的吗?”萧景琰本是低着头的,讲到这竟然就直直地看着萧选也不避讳,眼睛里全是光亮。


这撒了十几年谎的萧老狐狸竟然有一瞬间有一丝露怯,当然,喝口茶的当儿便掩了过去,道:“景琰,江湖上的人怎么讲爹,爹都是不在意的,可是,你这么怀疑爹,爹可就伤心了。”


“景琰啊,不是二哥说你,这萧府再怎么着也是你的家,别说二娘在每个你不在的日子里都甚是挂念你,就是我们也总是想着你在九安山上过的好不好?你看这战书已经下了,父亲已是年迈,我们哥俩那小伎俩也敌不过那妖女,只有你能挽回咱们萧家的名声了。”这萧景桓也是好舌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萧三少主终是答应了。


此刻,骑着马儿的萧三少主隐隐觉得此次会不虚此行,他仍然觉得他的小殊没有死,因为当年林殊尸体旁边,并没有那把君子剑。


突然这山间响起了飒飒秋风。


该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

ps;虽然lo主写的不好,但是欢迎勾搭lo主,lo主很奇葩很友善。

-----------------------------

 
评论(2)
热度(19)
© 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