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太太不产粮的日子里,我只好自产粮食喂饱自己。

[靖苏武侠]翻云覆雨立乾坤06今夕何夕,莫失莫忘

一 派别之分

梁州萧府,宁林山庄(现已灭门),穆王府,江左盟,琅琊阁,无言门,日月神教(已灭门)

二 人物线

萧选早年与清河郡主结婚,生下萧景宣和萧景桓,不久后病逝。随后开始闯荡江湖,遇见宁林山庄的林燮,二人一见如故,结拜为兄弟,并互娶其妹,林燮的胞妹林静嫁与萧选,生下萧景琰,而萧选胞妹萧敏嫁与林燮生下林殊。

三 天下十大兵器

圣火令 绣花针 玄铁重剑 屠龙刀倚天剑 东邪玉笛 玉绿杖 银丝手套 天魔琴 君子剑和淑女剑

(前情提要)

日月神教遗孤宫羽夺天魔琴,向梁州萧府下战帖,萧府派了萧景琰来,宗主在教飞流怎么打水牛。


第六章 今夕何夕,莫失莫忘


那日,正是玄月初七。


琅琊山侠客云集,比武擂台早已经搭好,且借助这琅琊山的乾坤八卦镇盘而搭建,擂台呈八卦环形,竟透出一股道家的气度来,似乎不论成败皆有天道。


此刻四方已是坐满了人,好像整个江湖的人都来了一样,但也确实是各个大帮大派都来了人的。萧景琰站在擂台边缘,负剑而立。年少的时候,他是不信命的,因为他没有失去过什么也没有争取过什么,而今,他是信的,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失去的终究会失去,仅凭一己之力根本无可奈何。他身后的萧家府丁守着一个木檀盒,那木檀盒内就是玄铁重剑,但是,萧景琰隐隐感觉到,这把剑今天注定是无法完璧归赵的,毕竟这把剑,本来就不是萧家的。


“景琰!”萧景琰望向台下,正是他的大哥萧景宣带着他的手下来了,他本来就觉得今天这热闹场面他不跟来还有些奇怪,现在见到也不觉得惊奇,淡淡回了句,“大哥。”


萧景宣也不恼,坐在看台的主桌上那自顾自斟起酒来,萧景宣淡淡饮了一杯,笑道,“景琰,待会儿你赢了可要好好谢谢大哥我。”


萧景琰这会儿倒是愣了会儿,随即便是脸色一黑,但是梁州萧府的名声还是要的,此时是不能戳穿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尤其还是去为难一个女子。


辰时已到,宫羽一袭白衣抱着琴从天而降,不过是用了些内力使了轻功,额间已冒了汗,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一个平时相熟的姐妹突然就劈掌向她袭来,她本不在意,那女子功力一般也很快被她被她制服,想不到竟立刻咬毒自杀,当她想要掰开她的嘴阻止的时候,一只蛊虫就突然窜上了手臂,进了血管。她原以为只是有毒的蛊虫,验了竟是无毒的,现在才知晓有化功的作用。思及此,嘴边便是一抹冷笑,直直地瞪向了对面的萧景琰。


“想不到梁州萧府这样一个大门派竟然干如此阴损之事,怕斗不过小女子我便下化功蛊,小女子如今怕是打不过萧三少主了,但是俗话都说人活一口气,还请萧三少主赐教。”说着那纤纤玉手便在琴弦上弹拨,纵然只是虚耗内力,但也却是不输阵势。


而那萧景琰只是用剑防守,并无进攻的意思。嘴上说道“宮姑娘,你身中蛊毒,这样下去也不过是徒耗内力,况且我萧景琰乃大丈夫也,恃强凌弱,胜之不武,又有何意趣。”


宫羽内力本就不差,但三十招下来已是疲累不堪,她听萧景琰也并未否认下蛊的事实,那份大丈夫的胸襟也确是令人信服。抬头望向江左盟看席处,那梅长苏微微地颔首。她没有再发功,这时,一蓝衣少年持着剑一翻身便上了擂台。


“我跟你打。”那少年挥了一把手中的长剑,竟是失传已久的君子剑。满座哗然,都在猜想他什么来历。台下的萧景宣本就因自己派人下蛊招致府门蒙羞有些气恼,便站起来怒道;“你是哪儿来的,敢来擂台上撒野?”


“飞流,她,我姐姐。”飞流望了一眼宫羽便回头瞪着萧景宣面无表情道。


这看席上的看客们觉着可热闹了,这琅琊山确实上得值当,前一阵刚得知这梁州萧府这等府门竟然是怕输不起就下蛊,这后一阵又看到这消失十二年的君子剑重出江湖,现在又听闻原来这日月神教的教主竟然除了一女还有一儿。


而此刻的萧景琰紧紧地盯着少年手中的君子剑,有那么一刻,他以为站在面前的是林殊,可林殊要是活着怎么会还是少年模样;有那么一刻,他希望那把剑是假的,不愿看这物是人非,可自己手中的那把剑早已感应到,正微微颤动。


剑是他的君子剑,人却不是他的梦中人。


梅长苏远远地望着萧景琰的眸间闪过一丝悲戚,心有不舍。倒是蔺晨在旁边嗑着瓜子,轻声调笑道,“你家小情人是用一把剑就能赢的吧。”


各方安定之后,宣布开始。


只见飞流提剑开了个大江似练,剑波荡漾,萧景琰反应过来这是全真剑法的第一剑的第六式,回首拨剑用了个沧波万顷挡了回去。他的思绪被打乱,这少年竟然会全真剑法,毕竟这世界上,会全真剑法的应该只剩他自己一个了。那少年翻身躲过剑招,双手持剑,身体极速旋转来了个雨疏狅骤,剑心直指萧景琰,萧景琰倒是不躲,双手持剑疑是格挡,却不料在剑气距离不过半尺之时皓腕一挥,来了个素月分辉,将剑气分为两侧,堪堪地与萧景琰错开。


那看台下早已是一会儿唏嘘一片一会儿又是议论纷纷,这君子剑和淑女剑的第一次交锋竟然让自己亲眼见着了,而这两位的出招破招竟然都是出自全真剑法,场面实在胶着,但明眼的人都知道那位年轻的少年资历尚浅,而这世界上最懂也最会破解全真剑法的人恐怕就是眼前这位萧府三少主了,这场比武,胜负早有定论。那江左盟的盟众也开始焦急起来,怕飞流赢不了,唯有主桌上的梅宗主和蔺少阁主不疾不徐地饮茶,神情安逸。


台上,飞流已和萧景琰已过了三十五招,前三十五招皆是招招不是被挡了就是被化了,飞流心中气恼,提起剑,以四成力将桃香与醴泉凝于剑气,又挥剑将花瓣和醴泉一同隔在了萧景琰面前,说也奇怪,已是玄月,琅琊之巅的桃花竟然开的不错。此刻的萧景琰本早已有剑招,但却突然以剑接了朵桃花,没了战意,而飞流手中的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剑并未没入胸口,这是梅宗主特意交代几次的,要是做不到,就没有桃花酥吃了。


“飞流,胜。”那裁判说道。全场再一次哗然,萧府三少主竟然输了,还是输给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但是显然萧三少主并未看中这些,只是问了句,且语气温和,“敢问少年的剑法师承何处?”


“苏哥哥。”那少年回答完,便头也不回地朝看席飞身下去,萧景琰眼神追着他的方向,看到了那双凝视的眼,智计无双的眼。“梅长苏。”萧景琰第一次反复地咀嚼一个名字,好像这个名字,他亦会永生难忘。


他又想起了在桃花壁上的人影。

所谓桃花流水,便是可在桃花壁上看见日思夜想之人,这招无法可解,唯有让那朝思暮想之人就在眼前。



PS;开学忙昏了头,立志做一个勤劳的文手!

       希望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个红心~欢迎勾搭~









 
评论(3)
热度(12)
© 十里 | Powered by LOFTER